【HQ!黑月】稻草里的钟表 9

1-2 3-5 6 7 8


9

“月岛同学,月岛同学——”

“就是那个学长,听说是个gay呀,啊天哪好刺激!”

“一定是真爱吧。”

“啊啊啊我脸都红了好激动好激动!遇见活的了!”

戴上耳机了。

“月岛同学我叫你你怎么不回答我啊!你聋了吗!”

不闻不问,自然也就无所畏惧,

“你真的喜欢男人吗,喂,回答我啊,月岛同学。”

 “你在上面还是在下面啊,喂,告诉我们好不好啊月岛同学——”

哄笑声传了开来,月岛抬起双手,慢慢地拿下了耳机。

他将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,随后面无表情地俯视着这群将他围在中心的旁观者们,任由他们夸张的表情...

【HQ!黑月】稻草里的钟表 8

1-2 3-5 6 7


8

其实也不是没有想过以后。

比如等到黑尾事业有成,比如月岛能够顺利完成学业,两个人能够足够独立,足够强大,以至于有能力去无视社会的偏见。

只是现在他们还太年轻,只有能力去享受,却没有能力去面对。

月岛觉得自己一直是向往那种生活的。

那种不必考虑未来,只考虑现在,不要用所谓的理智来框定自己的欲望,更不用担心那种什么“为了你对抗全世界”这种麻烦的事情落在自己的肩膀上,只要一睁开眼。

喜欢的人就陪在自己身边,眼睛触及的范围内一片安定祥和,一切都在可以掌握的范围内,就很好。

他印象最深的是和黑尾同居在一起以后的周末,那是一个阴...

【HQ!黑月】稻草里的钟表 7

1-2 3-5 6


7

月岛时常会怀念起那个时候的自己来。

人生没多少对错偶然,想要的东西就去争取,想说的话就要努力去传达。

当年黑尾前辈用阿十作为借口邀请自己去东京的时候,月岛其实已经下定决心了,那就是他想要告诉黑尾,他想考到东京的大学来。

至于你怎么想,想怎么做,我干涉不到,但是我想来东京,我只是想告诉你。

直至很久很久以后,月岛想起那段时间的自己来,心脏总是涨得涌起一份温暖的感觉,胀胀的,有点疼,满满的几乎都是充实。

所以一年的备考期过得三说长不长,一转眼就过去了,月岛对学习这类事情还不算太差,最后一年用了些功夫,竟真给他考上了。

年少轻狂这四个字...

稻草里的钟表 这篇最近卡得很严重……可能是考试前太急于求成的原因,很多东西都没想好,想写的又多,串不起来,就很……烦躁…… 所以打算多写一点以后再和大家交流出来吧TUT 努力不坑!

【HQ!黑月】稻草里的钟表 6

1-2 3-5


6

之后春去冬来,一年又一年,三年级们毕业,迎来二年级。

然后二年级也结束了。

高中生的生活其实非常规律,就算是身处排球部也不例外。

一年的时间弹指一挥间,当年还像个不成熟的愣头青一般的四个人,如今已经迎来了三年级前夕的暑假,之后迎接他们的是没有前辈照顾的乌野男子高校排球部,还有或多或少有些纠结需要深思熟虑的前程和未来。

你要怎么平衡学业和社团活动之间的联系吗?

你考虑过之后要上什么大学吗?

你想要和什么人的距离近一些吗?

你有什么期盼吗?

你想去什么城市继续自己的学业吗?

这些个决定,或许是在十几岁少年人中最早的一个决定,同今后人生中可能会...

【日向翔阳】主角

*生日快乐啊小太阳


“如果要有篇特定的故事以排球命名的话,翔阳你一定会是主角吧。”

更衣室里,从小便憧憬日向翔阳的少年这样说道。

“诶?”橘色卷发的青年正换着衣服,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衣服脱到一半,头刚从领口探出来,有些疑惑地回应了一句,“什么主角?”

这位职业的排球运动员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结实的类型,瘦瘦的一只,个子也不高,然而一脱下上衣,立刻就能看到紧致的肌肉和漂亮的腹肌,精瘦的腰线扎在运动裤里,凹进一个漂亮的弧度。

“就……”坐在他面前的少年晃悠着自己的两条小短腿,有些羡慕地看着眼前青年的身材,“你看,漫画里不都是这样的吗,一点也没有先天优势、永远不被看好的小个子最终凭借自...

【HQ!黑月】Third Gym | 接吻

*kissの日快乐www

*第三体育馆组出道设定 

*时间线在Third Gym | 丑闻   【HQ!黑月】Third Gym | 再临 完  之后

*兔赤线来自 @Kamino Hana 【HQ!兔赤】Third Gym | 創作者

*感谢hana脑公提供脑洞,微微兔赤(不!这次的兔赤很明显!哈哈哈!)


1


已经是今天NG的第八次了。

导演表情凝重地对着镜头里拥吻的男女,最后还是放下了手里的剧本,无可奈何地喊出了镜头的第九次“CUT”...

【HQ!黑月】稻草里的钟表 3-5

1-2


3

从很久很久以前,要追溯的话大概可以追溯到学生时代,月岛就很讨厌那种类似毛茸茸类型的小动物了。

当然喜欢的动物也有,不过这个年代可能已经找不着了,况且这种动物永远也归属不到“小动物”那一栏——月岛萤最喜欢的动物是恐龙,因为它们大部分都没毛。

所以那天,某一次东京强化合宿的一个下午,天空飘着几滴小雨,月岛路过校舍的角落无意间发现一只被遗弃的小奶猫的时候,其实他是想抬腿就走的。

只是走到半路,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。

那小奶猫冷得直哆嗦,如果没什么人照顾救济一下的话,一看就活不了多久的。

——城市里的野猫也不少。

——不过管我什么事儿啊。

月岛心里这么别扭地想着,最后还...

【HQ!黑月】稻草里的钟表 1-2

一层一层、

翻开腐朽的稻草、

拨慢深埋其中的表。


1

阿十手不能提,肩不能扛,白白嫩嫩的,怕生,个头小小一只,若是有什么风吹草动惊扰到他,便会往角落里一扎,顷刻就找不到了。

阿十是只猫。

什么品种的倒是没有研究过,反正是在路边随处可见的品种就是了。

是楼上那位不爱交谈的英俊医生所养的爱猫。

独居的医生不算年轻,一头金发,带着眼镜,和我家的那些个十六七岁的顽皮弟弟们比起来年长了将近一轮,处世行事也沉稳得很,虽然一副很难亲近的样子,但是基本的礼仪还是会适当讲究,总之是我非常中意的类型。

我是如何和他相识的呢?要从一周前第一次遇见阿十说起了。

那时候我刚刚搬到新的公寓,...

向阳而生

很乱 压力一大就喜欢说些有的没的……


1

及川彻感觉耳内的声音被抽空,视线由下而上,体育馆的灯光刺入他的眼睛,令他的瞳孔一阵收缩。

而后他的膝盖似乎没有了直觉,被迫狠狠折成了一个惊人的直角,猝不及防地失去了平衡——他好像隐隐约约能猜到什么,但是又不敢去细想,很多事情其实都是这样的,细想了就会变得很可怕,可怕到连未来都无法去相信的地步——然后有什么东西被折断的声响,透过全身骨头的传播,从本就脆弱不堪的膝盖,一下就传达到了已经一片空白的大脑。

及川彻的知觉前所未有地灵敏起来,鬓角的汗水顺着脸颊慢慢滑落。

——有什么东西好像断了。

及川彻从不敢去想这些东西。

他对排球的执...

1 / 12

© 尊田系 | Powered by LOFTER